正信在线(http://www.zangaotong.com)

人行数字货币:国际货币体系的突破口

近日,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8年年报,提出要有序推进数字货币研发,防范虚拟代币风险。此前按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,秉持“守正创新、安全可控、普惠民生、开放共赢”的基本原则,人行印发《金融科技发展规划》,提出到2021年要实现金融科技国际领先,应用水平先进可控。至此,中国数字货币顶层设计思路基本成型(定位M0替代、服务实体经济)、实施路径渐次清晰(双层运营架构、技术选择中性)。不出意外,中国将第一个推出央行数字货币(CBDC),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元年已经到来。

市场热烈欢迎人行数字货币,也提出很多关切点,例如是否存在对标第三方支付(场景应用),是否影响商业银行模式(账户数据),是否影响中国的货币乘数(货币创造),如何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(国际储备),是否是回应脸书(Facebook)的天秤币(LIBRA)等。这些分散的关切频谱,其实来自同一个金融生态源,综合提炼出一个高阶问题:给定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重要性,人行数字货币究竟会如何影响中国和世界?笔者从道德经那里找到了答案:人行数字货币既不是针对国内第三方支付,也不是对抗天秤币,它是足以改变国际货币体系百年棋局的手筋。

道生一:数字货币理念之缘起

11年前雷曼兄弟倒闭之际,时任美国财长的保尔森与联储主席伯南克决定实行量化宽松,继任者盖特纳和耶伦大力强化金融监管和消费者保护,却始终未能扭转美国中产者被华尔街压榨的局面,美国“占领华尔街”、“百分之九十九”运动此起彼伏。时势造英雄,中本聪(Satoshi)敏锐把握住美国政治裂缝里的商机,在硅谷电子币理念和虚拟支付系统的基础上,首创分布式记账系统架构,提出去中心化数字认证支付系统,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,这是数字货币创世纪。英雄造时势,此后十年间,比特币(本质就是分布式认证记账系统在支付领域应用)迅速从理念走向实践,虽歧路丛生几经挫折,但数字货币的理念已深入人心。十年来全球最深刻的金融创新事件,数字货币当之无愧。

一生二:数字货币技术演进之分化

相比传统法定货币,数字货币资金占用率小,交易便利性高、保密性好,其定价和流通职能一旦推广,会衍生出非常优秀的保值增值特性。所以数字货币理念一经提出,就备受欧美资产行业关注,包括暗网。暗网问题在FBI平定丝绸之路网站事件后趋缓,华尔街开始加大对数字资产的投资,数字套利一时风起云涌,比特币踏上狂飙之路,单价在几年内就突破一万美元,一度逼近两万美元。以比特币为底层的各类衍生交易繁荣又催生了币圈超速发展,终于成就了一个万亿美元估值的美式数字加密资产行业。因后期加密资产行业丛林竞争过度、高频波动剧烈,币圈架构者开始提出向数字货币本源回归,脸书公司的天秤币计划,给出了一揽子加密资产转型数字货币的方案,脸书的数字货币是有增值特性的广义货币,即数字M2。至此,中本聪数字货币理念发生了第一次裂变,产生出由加密资产向数字M2转型这条西方道路。

天秤币计划最终被美国政府叫停了,官方原因是安全性和暗网,实际原因是去中心化。毕竟M2是货币,属于国家主权不容谈判,岂能将铸币税让渡给跨国企业?中国自2014年正式投入数字货币研发,初期也曾考虑过类天秤币计划;但五年过去时移势易,人行在充分了解了加密资产技术特征和风险点基础上,提出中国数字货币要等量替代M0、服务实体经济、央行商行双层运营架构,以及中性技术的演进方案。解读这些技术语言,就是中国的数字货币体系是立足服务实体经济的;目前定位是基础货币,不创造货币、不影响信贷;为了培育数字货币市场,人行采取双层架构,保护银行合法权益,全方位吸引各行业相关主体参与到数字货币生态建设中来;为了有序推进防范风险,对各类数字货币技术持审慎选择、拿来主义的态度。至此,中本聪的数字货币理念发生了第二次裂变,产生出由基础货币向数字M0转型这条中国道路。

二生三:数字货币改进金融生态之路径

因分布式架构尚未铺开,应用场景尚未完善,中国数字货币M0距离完全态还很遥远,但并不妨碍我们做思想实验,测度数字货币完全态下的微观变量。比如假币和反洗钱问题,在全数字M0下依靠无时无处不在的电子账簿就迎刃而解了;再比如银行网点效率问题,一旦数字货币流下的信息流和数据流引发流程优化累积到质变阶段,实体网点将坍塌为高效高密数据节点。微观能解决,宏观也一样,金融系统性风险问题,货币政策执行效率问题,金融行业壁垒问题,中小企业融资问题,甚至财政问题在完全态下都将坍塌为线性优化问题,一段算法就能解决。

解决当前问题远远不是人行数字货币的终点。当人类突破了摩尔定律,击穿算力瓶颈,人行就可以依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应用,变革金融分工;当金融分工完成革命后,新金融业态就变成了星状拓扑结构,但这也还远远不是终点。当人们的货币(金融)需求完全数字化,数字金融立法跟上业态变革,数字金融监管契合业态变革,此时金融就从业态变革转化为生态改进,新金融生态就从星状结构(高效总分式)转为分形结构(完美融合式)——维度有所降低,结构趋于大同,也许正是数字货币推行分布式结构的终极奥义,然而这依然不是终点。因为金融生态里这个分形结构(大同)对于下一步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,真正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至关重要。

三生万物:全球货币体系变革之方向

一种流行看法认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问题关键在于美元储备地位(美元周期),其实相当片面。这种观点只看到了眼前美元的优势,忽视了长期以来美国在打造全球美元金融生态方面的投入,得出来的政策建议只能是头痛医头,或者干脆无计可施。几十年来,美国基于军事优势不断巩固在黄金、石油、科技和金融交易领域的强权,正是这些强权不断强化着美元金融生态链,让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民不得不忍受美元储备的枷锁,忍耐美元周期的盘剥。平心而论,这些国家和地区是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,问题在于选好突破口,而数字货币恰恰就是百年一遇的机会。天秤币搁置后除了财长姆努钦提到要研究之外再无下文,充分体现出美国此届政府的狂妄和短视,特朗普总统没有站在美国长期利益角度考虑战略问题,留下了数字货币弯道超车的一点空间。

当然要实现超车是很艰难的,前有日本的例子;但今日已具备系统重要性的中国,全球化分工格局和特有要素禀赋就是我们的底气。数字技术研发从来是技术储备和测试环境并重,而中国有14亿人口,数字应用技术基础设施完备,是全世界最好的技术试验场;欧美发达国家技术储备足但人口或市场规模不足,印度规模技术都足却因政治阻碍了数字货币进程。中国第一个吃央行数字货币的螃蟹绝非偶然。

不仅如此,实际上,目前全球只有中国有机会实现金融业态数字化重构之路,即利用数字货币搭底层架构建生态环境。数字货币体系独特的跨时空特性,借力“一带一路”经贸渠道和文化往来,可在现实虚拟两个维度落地生根、发芽开花。当巴新的居民用黄金来换人民币的时候,他们换的不是人民币,而是换享受移动支付终端、5G、数字钱包和中国制造的权利,而且随时随地兑换。这是美元尚不具备的特性,这是比单纯用贸易换储备更高级别的战略武器,这是靠输出金融模式来共建金融生态,这个金融生态是嵌入式的分形结构的,只存在一个中心化的数字货币,他国名义货币都是资产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中国提出数字货币后,英国央行行长建议用数字货币替代美元作为全球储备的货币。

来源: 证券网

郑重声明:本文为正信在线平台(http://www.zangaotong.com/)网络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原作者有权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